欢迎光影旅行家-刘丹入驻云游色

2017-6-5 18:16   8882 104

  • 光影旅行家:勤奋的刘小朵-刘丹
    1984年生人,籍贯四川广元,现居德阳。中国国家地理专栏摄影师,英国皇家摄影学会RPS会士,佳能官方合作摄影师。
    生活在城市中的我们,习惯了每天穿梭在繁华都市的人群与车流之中,时常感到一种莫名的孤独和恐慌。因为女儿的出生,为了记录她成长的点点滴滴,于是我拿起相机,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 编辑Youser:有没有过类似于为一张照片付出漫长艰辛等待之类的经历呢?
    刘丹: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张融入了自己的风光照,其实前面拍的还很多,但效果都不好。我还记得当时有朋友好心的劝我。这种玩法玩玩就好了,出不了作品的。到今天,我非常感谢当时的我把他坚持下来了。
    还记得那个下午,一个人,风很大。三脚架架在了悬崖的边上。只敢放到最低的高度。不能选取最好的角度。我爬到另一座山的山尖,反反复复上下几次,因为最后的这个山尖没有受力点,放弃了好几次,可我看到远方将要落下的太阳。又鼓起勇气爬了上去。狂风在耳边吼叫着。我更担心三脚架上的相机。终于狠下心一跳!我上来了。
    在这一刻,我征服了我自己。

  • 编辑Youser:旅行中有没有哪些见闻对你的摄影理念产生过重大的影响?
    刘丹:和大多数摄影师一样,最开始的旅行摄影,总是喜欢去拍摄一些美好的东西,孩子们灿烂的笑容,玩耍,嬉戏。总感觉自己的作品是属于正能量的。虽然他们身后是贫民窟,是棚户区,甚至是红灯区。
    到后来觉得这种表象的记录意义不大了。希望通过自己的镜头能告诉人们这个世界本来的样子和他背后的故事。如果有一天,我能够通过我的镜头去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能够改变他们。这将是我的荣幸。

  • 编辑Youser:可能更多人认识你都是通过风光摄影,你个人来讲更喜欢自己的风光类作品还是纪实类作品呢?纪实类摄影和其他类(如风光、人像)在拍摄时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刘丹:坦白的说,我对于纪实和人文类的拍摄更有自信。但我相对纪实摄影,我更享受风光摄影的过程。不是每一次的等待都会有回报,风光摄影让我学会了等待,而纪实给了我敏锐的眼睛和洞察力。

  • 编辑Youser:ID为什么叫“勤奋的刘小朵”呢?有什么寓意吗?风光摄影师应该格外辛苦吧?如何做到工作和家庭兼顾的呢?
    刘丹:我是因为女儿的到来才机缘巧合的拿起相机的,但因为摄影变成了我的工作我却很少有时间能陪伴她的童年。人生没有长短,而在于经历。我有梦。我想每时每刻都抱着女儿和妻子,但我必须先抱起生活的砖。我希望女儿长大后能理解我,我有梦,我在不断的去实现它!人生很短,因为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然后被一群哭着的人送走,来过,就千万不要错过。世界很大,很美!希望有一天刘小朵长大了,再走一遍我走过的路。因为她是我的女儿,因为她是刘小朵!

  • 编辑Youser:你觉得自己是因为风光而爱上了摄影?还是因为摄影而爱上了风光?
    刘丹:我觉得这是相互的,最开始是因为想去记录那些美好的山河,湖泊,大海,星辰。到后来发现大自然的神奇和伟大。我变得越来越谦卑,越来越尊重自然。

  • 编辑Youser:沿途的风景和沿途的风土人情哪一个更能吸引你?
    刘丹:这也是一个需要同时具备的问题,很多时候摄影不是单纯的去记录光影,线条就够了。这种表象之下的东西没有太多的故事和生命力。只有当你对你的目的地有足够的了解之后。你才能找到你需要切入的点。才能通过你的作品把你所期望表达的告诉大家。

  • 刘丹:最满意的还是我拍的第一组照片--给刘小朵拍的创意照片。拍这组片子的创意是来自于在网上看到的国外的一系列照片。那时候我就在想,要是我有了孩子,一定也要拍这么一组。那时候宝宝刚出生一个多月,我也才刚刚拿起相机。宝妈害怕影响宝宝休息,所以一天只允许我拍那么一两张,加上宝宝醒着的时候也不会配合,我就只能先把道具和场景摆好了,然后把宝宝抱过来,拍完了以后又让宝宝继续睡觉 。所以你看照片里除了特定的场景在哭以外,其他时候宝宝都在睡觉呢!
    这组照片前后加起来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因为刚学摄影技术不好,有很多废片。但一直认认真真去拍这组照片。到了后来,摄影的技术上去了,我有想过重新来处理这一套照片。但是怎么也找不到感觉了。因为现在的我更多的去关注所谓的技巧和技术:光影啊,构图啊,色彩啊等等。。。却发现自己把最珍贵的东西弄丢了。那就是情感。

  • 编辑Youser:为什么钟爱黑白摄影?不会担心缺少色彩照片过于单调吗?
    刘丹:这段时间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总是拍的黑白,其实我也没有刻意要拍黑白。只是我个人对于人文理解的一个转化的阶段,现在的我对以前追逐的光影,线条,元素叠化的这种“形”上的表达觉得干枯且没有生命。更多的我希望我能通过镜头捕捉到表象之下的那些情绪,思想,元素和我自身的一些表达。希望能够找到“意”上面的东西。并且能够赋予作品生命力。所以我会觉得很多时候色彩反而成了阻碍我表达的元素。目前的我还处于一种害怕观众看不懂的阶段。也许有一天,我将不会在意这一切。

  • 编辑Youser:拍摄中有没有遇到过危险情况?能讲一讲当时的经历吗?
    刘丹:危险是经常都遇到的,比如在伊真火山拍熔岩的时候就差点滚到硫酸池里,在达拉维贫民窟拍摄的时候就被小混混架着去见当地的黑老大,在新路海拍银河遇到天气骤变,冷的4个人紧紧抱成一团挨到天亮。这样的故事太多太多了。

  • 编辑Youser:你有一组图片《一日三餐》被微博大v转载多次上热门,有赞誉有争议。赞誉方便:网友认为通过了你的镜头展现贫困县的现状,另一种说法是摆拍搏眼球,但并不能为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你如何看这件事情?
    刘丹:拍这组《三餐》的初衷并不是想消费贫困,所以我选择了什么都不说。因为一个地方习惯性的被贴上“贫困”的标签之后,当地人好像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在拍摄过程中,孩子们也并没有难堪、难过,而是一种无所谓。

  • 也许在山区的小朋友还没有见到外面世界的时候,他们是快乐的;也许在我们还没有发现他们的时候,我们也习惯了眼前的幸福生活。这就好比平行时空中的两个世界,然而世界并不完美,童年也不都是幸福的,这就是事实,并不是大家心血来潮,发善心去捐款、去救济就能解决的。

  • 但是对于群山之中,偏僻而贫穷的大山深处,难道就不需要捐助吗?答案是:需要。可是,那些捐助似乎也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大山就像一个保护区,建立了一道屏障。贫穷成了这里最珍稀、最具观赏性的东西。
    于是经常会有揭露性的报道提到,“国家级贫困县”不仅有来自政府的资助(据官方资料,这里的政府在2007-2012年累积投入276.5亿元改善民生),还有不断涌入的慈善捐款,而这座大山几乎是中国NGO去得最多,也是公益资源最多的地区,光大大小小的基金会就有几百家。可结果却是,当地人变得习惯于领援助,不愿外出打工,因为躺着也能有饭吃。而懒惰还滋长了吸毒贩毒、拐卖儿童的恶习。当然这并不是全部,却是实实在在看得到的例子。
    比如引起广泛关注的最悲伤的作文《泪》,其实就是一面镜子,不管是语文老师写好让孩子照抄的,还是就出自孩子之手,这些内容都是真实的毫不夸张的写出了大山深处的孩子所要经历的远比其他孩子更为艰苦的人生。

  • 在这里无限制的生育、糟糕的卫生环境、稀缺的教育资源已经是一种普遍现象,而孩子却还要面对父母因为吸毒贩毒坐牢,或因为艾滋病等疾病病逝,而不得不肩负起一家老老少少的生活。与之相比,路途遥远的上学路好像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 诚然,这里普遍贫困的现状,与这里贫穷的多样化不无关系:自然条件恶劣,地远路偏;交通闭塞导致物资交流和商品输出的困难,严重制约着当地经济的发展。但是靠穷吃穷更可怕,当越来越多的好心人、基金会,将对这里的同情心变成了当地人的饮鸩止渴的时候,一定程度上,恰恰造成了越扶越贫。没有脱贫的志向,再多的钱也只会被挥霍。

  • 至于大山深处与外面世界的差距是什么,其实真的不是经济,有报道指出这里的财政收入居全省第二,所以真正的差距其实是教育。一个社会人民的教养有提高了,这个社会的文明就才会进步。纵观中外历史,一个文明社会的建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它需要长期从文化教育等一点一点的去改变。

  • 所以大山的问题,不是逃避不闻不见,不是盲目的慈悲善良。这些问题需要自己来解决,就像索朗旺姆在歌中唱的一样:我要走出大山,去看美丽的世界。
    然而这组作品被太多机构和媒体还有大V们转发了,甚至很多人转发都没有事先告诉我,更不要说跟我商量。所以导致后面以讹传讹。本意就改变了。

我要评论 0 条)

发表评论
云游侠客们的评论

TA的足迹

银足迹
0
国家或地区
0
城市

查看TA的足迹

TA的粉丝2

TA的关注0